芽芽

努力做一个快乐的孩子(^_^)

《控制欲》本子二次预售

紫色精灵77:

有妹子私信问我控制欲是否有余本,我没有余本,但是问了问代理可以二次印刷,所以再次上架预售链接。




二刷链接点我


本宣点这里


样本如图所示




二刷预售期为三天,预售结束后10天左右发货,请耐心等待。



五彩缤纷的图片( •̀∀•́ ),送给 @紫色精灵77  ,祝太太考试必过,考神附体!!!

就酱~\(≧▽≦)/~

PS:我觉得英文字体比较炫酷就只做了英文字体,并顺手合并了图层,现在没法改了,我忏悔~

【澜巍】童养媳AU 巍巍和他的小丈夫&续

爱巍巍和小澜孩儿,他们真好~\(≧▽≦)/~

紫色精灵77:



本文是   童养媳AU   巍巍和他的小丈夫  的续篇




具体设定见前文,不喜勿入。




正文


大学生赵云澜迎来一个让人身心愉悦的暑假,然而也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合他心意,就比如现在。



“云澜,你今天下午没什么安排吧,要不和我一起去公司开个董事会?” 沈巍再次试探道,这已经是这个假期沈巍第三次这么问了。


赵云澜默默叹了一口气,他能有什么安排呢,沈巍这话问的好像自己的日程安排多么紧密一样,“小巍,我英语要准备考六级,很多听力测试还没听。”赵云澜煞有介事的皱眉为难道。




沈巍莞尔一笑,并不放弃,“你今天上午一直在打游戏,想来那个考试对你来说肯定不是什么大问题。”这话说的委婉,言外之意却相当明显——别装了赵云澜,我还不知道你?天天打游戏有时间,这一让你去开会,立马变的勤奋好学起来……


赵云澜是聪明人,自然懂得沈巍的弦外之音,他被揭了老底无法再拿学习当借口,只好撇了撇嘴一脸不情愿道:“去也行,只不过我去开会能有什么用?那群人一个真正关心我的也没有,还偏要装模作样问东问西的,我看着心烦……”


沈巍见赵云澜肯松口很是高兴,心情愉快的赶紧给赵大少顺毛:“云澜,你如果不情愿的话不用理会他们就行,这次去董事会哪怕只是单纯的露个面也好。”


是了,赵云澜是赵心慈的独子,赵氏集团的下一任掌舵人,他如果出现在董事会,就算只是象征性的参与那也将是不可忽视的回归信号,说实在的,自从赵心慈早逝后,很多人便格外针对赵云澜,明枪暗箭的各显神通,就盼着他长废了、玩疯了,甚至出什么意外死掉才好,然后大家便可名正言顺的哄抢赵氏这块垂涎已久的肥肉,至于他那个男妻沈巍,在众人看来也不过是急不可耐的想来分一杯羹的投机之徒罢了。


虽然围观群众的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乱响,想看热闹的心更是溢出了天际,不过赵云澜到底让他们失望了——他成长为一颗挺拔坚韧的小白杨,无论任何人见了,都要在心底暗叹一句:“庭前宝树,良材佳木!”


赵云澜考上了在全国有口皆碑的百年名校“龙城大学”,正儿八经去读的商科,在一众靠捐款和赞助去龙城大学混学历的富二代中显得尤为鹤立鸡群,况且他经历了幼时丧母,少时丧父的接连打击脸上却无消沉哀怨的阴郁之色,还能长成乐观豁达的性格实属难得。


如果一个人能够快乐自在的生活,像小太阳一样温暖着身边人,不怕受伤,也不怕被拒绝,慷慨而大度的散发着光和热,那么他一定得到了很多很多的爱,这爱给了他自信和勇气,赵云澜的人生就是如此。他从沈巍这里得到了足够多的爱与关怀,这爱意慢慢抚平了赵云澜父母早逝的伤痛,促使他变得豁达而快乐。


这是沈巍费尽心血种下的因,如今他收获了香甜丰硕的果。





“好,小巍,我下午一定会陪你一起去的,就算是发呆,我也一定会在会议室里坐够半个小时,就当欣赏美人儿了!”赵云澜说完意有所指的看了沈巍一眼,虽然知道很多人对自己不怀好意,但是现在既然决定要去面对,不如让自家媳妇彻底放心。


听赵云澜前面这么说,沈巍颇感欣慰,只是他后边越说越不着调,沈巍一番夸赞的话就在嗓子里打了个旋儿又硬生生的憋了回去,最终只是宠溺的笑了笑道:“云澜,吃完饭去试试我帮你定制的西装,第一次穿可能会不习惯。”


沈巍为赵云澜准备了一套质地考究的中灰色西装,意大利纯手工定制,赵云澜刚满20岁,虽然身高直逼沈巍,然而骨架究竟不及成熟男子宽厚,设计师为此在细节处贴心做了改良,使赵云澜穿上后平添了几分成熟稳重之感,精细的裁剪和别出心裁的细节装饰更是给人一种低调奢华之感。


“你老公是不是特别帅?心动了吧,忍不住的话随时可以向我表白。”赵云澜自我感觉良好的在试衣镜前随手摆了个POSE,嘴上也丝毫不肯闲着的调戏沈巍。


“云澜,你这么穿特别好看,”沈巍真心实意的赞美道,他一向滤镜深厚的认为赵云澜才若宋玉貌比潘安,刚才站在一旁看对方试装,心中已经默默地把自家爱人从头到脚夸了一遍。


内心疯狂弹幕,面上波澜不惊的沈大总裁故作淡定的挑了一条宝蓝色的暗纹领带轻轻上前,手法娴熟的为赵云澜打了一个温莎结,微红着面颊柔声耳语道:“云澜,今天下午先开会,晚上给你慢慢表白……”


澜巍二人合体出现在会议室的时候,每位董事内心其实都特别惊讶,但他们彼此都心照不宣的装出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毕竟这两位是法定伴侣,一惊一乍的等于怀疑人家夫夫俩感情。


沈巍刻意放缓脚步跟在赵云澜身后,无声的向众人宣告——走在前面的年轻男孩才是赵氏集团真正的主人,自己只不过是为其代管而已。


俗话说:“县官不如现管”,沈巍掌管赵氏集团已久,一向思可运筹帷幄行有雷霆手段,董事会众人在他面前惯常乖顺的很,现在心高气傲的沈总主动放下身段为赵云澜做脸面,在座的诸位都是人精,焉能不懂他的未言之欲?


赵云澜刚刚落座,各位董事纷纷演技爆发,你一言我一语的恭维起他来,这个说:“小赵总年轻有为,实在是青年人的楷模。”那个道:“将来子承父业,前途无量。”沈巍默默在一旁看着,耐心的等到此起彼伏的马屁声渐渐散了,才宣布开会。


一脸茫然的赵云澜思索良久也想不通自己到底是如何“年少有为”,值得这帮人如此热情的一顿猛夸,“也许是娶了个好老婆吧!”赵云澜自嘲的想,“他们都被小巍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会议比赵云澜想象中的更加枯燥无味,想着不可对大美人儿食言,赵大公子掐着手表墨迹了半个小时后,光明正大的开溜了。沈巍淡淡的笑了笑没有说什么,于是众人便也极通情理的表示理解。


赵云澜轻车熟路的来到沈巍的办公室,先用指纹开了锁,秘书处的晓晓认得他,很有眼色的端了一杯摩卡放在办公桌上,百无聊赖的赵大少喝完咖啡正闲的的发慌,阵阵敲门声响起。


“你们沈总不在吗?我预约了今天下午的会客时间。”一个胖胖的中年男人开口便问。


赵云澜心想这是把我当成小巍的助理了呀,这感觉还蛮新奇的,他顺势把中年男人让进屋内,随手从柜子里拿出一套新茶具,大方热络的给客人泡茶。


中年男子显然是被赵云澜的热情感染,笑着称赞他:“职场新人懂的礼貌分寸,讨人喜欢。”


赵云澜自我介绍说,自己是沈巍的助理,对方要是有事的话不妨先和他说说,等沈总开完会,一定代为转达。




中年男人闻言很高兴,他正好有事不知如何向沈巍开口,这小助理如果愿意帮忙探探口风的话,那自然再好不过。


他悄悄递给赵云澜一张情趣酒店的房卡,然后用一种大家都懂的口吻道:“让你们沈总来试试?”


赵云澜的大脑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一时之间十分气闷,赌气道:“男的还是女的?”


中年男子被他问的一愣,然后快速的接口道:“都是小事儿,只要沈总肯点头,床上是男是女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如果需要,我可以都准备。”


赵云澜被他的话恶心的够呛,但仍不死心道:“我们沈总结婚了,他已有家室,这样明目张胆的不太好吧……”


那中年男人却一脸不屑的笑赵云澜年轻,不懂事理,“哦,你是说那个小赵总啊,他还在读高中吧,再说谁不知道当初的婚事是被他爹逼着硬嫁的,全都是为了股权,两个人年龄差那么多,肯定貌合神离!再说家花哪有野花香,自古都是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他一番长篇大论讲下来,赵云澜内心气的不行,可偏偏越激动越词穷,又没有立场出言辩驳,也不好当场发作,只得呐呐道:“赵云澜高中毕业已经读大学了……”


“读大学算什么,到底是毛头小子,哪里懂得什么闺房情趣?”中年男人觉得自己再接再厉要把面前这初出茅庐的年轻人说服了,一副经验老道的样子:“沈总要是肯来,我那里有调教好的美人儿……”




赵云澜忍无可忍已经不想再听了,他一把接过男人递过来的名片,总结道:“我知道了,沈巍到了你那里,肯定被伺候的欲仙欲死,没什么事的话,你可以走了。”


中年男子最后还是不放心的嘱托道:“小兄弟,我说的这些你可一定要给沈总说呀,他要是有意愿的话,你提前联系我。”


“放心吧,你说的这些,我肯定会告诉沈总的,我保证,他要是愿意的话,绝对会联系你,毕竟你那里服务这么周到!”赵云澜一口气说完,“嘭”的一声摔上了办公室的门。


赵云澜倚着门长叹一声,吐出压抑在胸口的浊气,他现在整个人气的都要爆炸了,废了好大劲儿才克制住把咖啡杯摔在那个猪头脸上的冲动。


深受打击的赵公子默默地坐在办公室的转椅上,犹自平息怒火,沈巍就推门进来了。


“云澜,等久了吧,这次堆的事儿比较多,普通会议的话用不了这么长时间。”沈巍怕自家小祖宗不高兴,率先开口解释道。


赵云澜并不接话,冲门口抬抬下巴示意沈巍把门锁上,沈巍一头雾水的照做。


“这个你认识吗?”赵云澜把情趣酒店的房卡攥在手心里,摊开手掌给沈巍看。这房卡做的精巧别致,是一个心形的卡片,上面印着一张酒店外景图,边角里用花体字写着“迷醉”。


沈巍当然知道“迷醉”是什么地方,他顿时羞的面红耳赤,但还是很配合的问:“云澜,你想去这里吗?那咱们……咱们今天玩点儿不一样的。”


赵云澜心里打翻了醋坛子,本想借机发作一下,但看沈巍这架势显然是会错了意,以为自己要去“迷醉”和他玩什么情趣paly……


“沈巍!我才不是想去这里,恶心人的东西,给你送美人儿献殷勤,房卡都递到我手里了。”赵云澜一脸嫌弃的说道。


沈巍稍一思索就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心里恨不得把在赵云澜面前现眼的腌臜东西大卸八块,“云澜,别想这些了,那个人是谁?你告诉我,我来教训他。”


赵云澜把方才那中年男人的名片递给沈巍,凉凉的开口道:“人家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一定要告诉你,他为你准备的美人儿都是调教好的欢场高手,知情识趣,在床上肯定爽死你……”


沈巍知道赵云澜心中有气,不敢出口打断他,也不知该如何接话,只得生硬的转移话题道:“这个孙常明是[明德]集团的老板,最近他们公司股票出了点儿问题,大概是想找我帮忙。”




他见赵云澜僵硬的坐着,并不理会自己,只好走过去扶着他的肩膀继续道:“亲爱的,你上次不是问我,股票跌停的话该如何自救嘛,一直也没有现成的案例,这下好了,我保证明德集团的股票这个星期就可以跌停板,到时候你可以看孙常明如何自救。”


赵云澜点了点头,突然又像想起什么似的问道:“我……我那方面技术怎么样?有情趣吗?你觉得享受吗?”


沈巍被赵云澜的三连问搞得一脸懵逼,对方还问的这样直白,但沈巍强烈的求生欲告诉他此时绝不能犹豫,“特别好,真的,你不是都看电影学习过嘛,咱俩每次……我都觉得是一种享受。”沈巍说完就去观察赵云澜的反应,见对方和自己同时松了一口气。


沈巍默默松了一口气是因为:还好他信了,云澜的技术……嗯……的确很一般,沈巍和他的每次性、爱都是精神享受大于肉体快感,赵云澜的理论知识来源于网络小电影儿,实践经验就是沈巍由着他折腾,无论怎样都肯配合。沈巍宠赵云澜一向宠的没边儿,惯常又是个能忍的性格,不是疼的狠了,绝不忤逆赵云澜的意思。




但沈巍怎么会把这些告诉他的小丈夫呢,云澜还那么年轻,万事都才刚刚开始,两个人还有漫漫余生可以携手,一切都还来得及……




END




考前发文攒人品,我要是考试挂了,你们要安慰我(ಥ_ಥ)





《控制欲》原创书封+宣图,发现只有自己发一次才能加入合集~

【澜巍】日常情话系列一

紫色精灵77:


“沈教授,说说看你为什么会一直这么喜欢我呀?以你的气魄容貌,总不至于无人投怀送抱。”


彼时赵云澜已经隐约猜到了自己是昆仑君的转世,而面前看似文质彬彬好脾气的恋人竟然执着的守护了自己上万年。


沈巍正在桌案前备课,上午和挚爱之人敞开心扉的一席话使他整个人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和惬意,顿时觉得大封将破、鬼面逃遁等事都不能影响他此时的快意。


终于和赵云澜坦诚相见的欢愉之情充斥着他的四肢百骸,无边的幸福感满溢在五脏六腑之间。


“因为……曾经沧海难为水,是你太好了。”斯斯文文的沈教授眉眼带笑的夸赞着朝思暮想的恋人,他轻轻的站起身来,和慢慢靠近的赵云澜交换了一个甜腻的吻。


赵云澜听罢,便以为自己是那迷人的沧海,沈巍执着于斯,苦等万年,心里不免更添几分爱怜之意。


他却不知沈巍是个一根筋的性子,自打见了昆仑君这沧海,实在欢喜的紧,便整日里痴痴的望着,再也不去看别的海川湖泊和潺潺溪流了。


久而久之,眼里便只剩沧海……



END


复习太痛苦了(ಥ_ಥ),心力交瘁,忍不住摸鱼写个小甜饼。。。

不怕鬼

有一个小女孩叫珮珮,她还有一个双胞胎妹妹斑斑,他们从小一起长大。
 
珮珮虽是姐姐,可是胆子特别小,半夜去厕所要开好几个灯,更不要说是看恐怖电影和鬼故事了……
斑斑当然知道姐姐的个性,一直都很体谅,从来不吓唬珮珮。
 
后来斑斑得了重病,没捱多久就去世了。珮珮也不再胆小,人们都说珮珮长大了。
 
这天珮珮一个人回家躺在床上,像往常一样在心里默默道:你不要怕吓到我呢,我现在真的已经不怕鬼了,斑斑,能让我看看你么?

【澜巍】天才儿童的人生经验

可以说是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可爱啦*^o^*

紫色精灵77:



这是《假如赵云澜和沈巍有了一个宝宝》的后续,具体设定见前文。




父亲大人:赵云澜 ,  美人爹爹:沈巍,  小舅舅:鬼面。


赵明磊是澜巍夫夫的儿子。




正文




虽然赵明磊只有十岁,但是小小年纪他就已经总结了很多人生经验,毕竟他家里真的有两尊大神。




1. 不要问爹爹“如果自己和父亲一起掉进水里,他要先救谁?”这种无聊又自讨苦吃的问题,因为美人爹爹一定会先救父亲的,像明磊这么聪明的孩子,他已经早早学会了游泳。




2.如果犯了错,不要试图向爹爹撒娇买萌请求原谅,他从来不吃这一套。也不要试图转移话题,那样爹爹只会更生气。(不过爹爹本人娴熟的掌握这两项技能并且在父亲大人生气时熟练运用。)




3. 小舅舅遇事一般都是先武力征服,等人家跪地求饶时再讲道理,这种情况下就会显得他特别有理,对待爹爹则不然,他一般在武力征服这一关就卡住了,后续无法进行。




4.父亲大人是真心实意的认为爹爹性情贤惠体贴,对人又柔情似水,其实爹爹只是在他面前这样而已,所以每当他当众夸赞说“你们不能因为斩魂使脾气好就放肆……”地府那帮人都带着一脸牙痛加便秘的的表情点头称是。




5. 据小舅舅本人讲,他有着十分悲惨的童年,具体表现为:他只有爹爹这么一个双胞胎哥哥,哥哥却特别高冷,不爱搭理他。本来小舅舅以为爹爹是天生性格如此,心里还算平衡。直到发现爹爹是个恋爱脑,千万年来暖的根本不是他之后很生气,做了一些……嗯“年少轻狂之事”,自学“气死哥哥的一万种方法”,亲测有效,现在把方法一一告诉明磊,让明磊千万不要踩雷。




6.明磊一直挺同情小舅舅被自己亲哥哥冷眼相待,直到他有一天无意中翻《轩辕历》,看到小舅舅口中的轻描淡写的“冲动之下的轻狂事”差点毁灭三界,突然觉的爹爹没打死小舅舅真的挺善良的。




7.父亲和爹爹两个人实在恩爱,有种把所有节日都过成情人节的本事,那样就会显的自己很多余,努力降低存在感的小明磊和“猫生不幸”的大庆只能被迫吃“狗粮”度日。




8.“父亲大人脾气是真的好,万事也看的开,人物又俊逸……”这不是明磊总结的,这是美人爹爹原话,他夸父亲的时候最为真情实感,自带两米八滤镜,别人看在斩魂刀的面子上,纷纷表示说的太对了!




8.父亲和爹爹偶尔也会争执,过程很小儿科,父亲有万能金句:“小巍,我这次真的生气了”,爹爹身为一级教授能在千人大课上雄辩滔滔,闻听此言却十分词穷,连认错的话也说的磕磕绊绊……争执通常以少儿不宜的画面结束。




9.关于“小巍”这个称呼,在父亲口中叫出来那就是屡试不爽的灵丹妙药,美人儿爹爹听了可以一秒从气势汹汹的猛虎变为温顺可人的猫咪。别人这么叫则会适得其反,曾有勇士二人尝试过:勇士一小舅舅,结果就是他被爹爹提着斩魂刀追杀,飞天遁地术都用尽了才逃回来;勇士二赵明磊,这件事被明磊称之为“最不该犯的错误”,后果也是不堪回首,想想都心有余悸……




10.小舅舅曾骗爹爹说他也喜欢父亲大人,其实就是一时恶趣味,想看一向波澜不惊的美人爹爹生气。爹爹信以为真——他一贯认为父亲全身上下都是闪光点,有眼睛的都会喜欢上父亲,没眼睛的听声音也能爱上。



后来小舅舅想缓和兄弟之间的关系,私下和爹爹说过好几次他真的不喜欢昆仑君,美人爹爹都不信,认为小舅舅是欲盖弥彰。


——————




先试写了10条,不知道大家是否喜欢这种风格?


我的本子《控制欲》预售要结束了,喜欢的可以看一下置顶本宣(ฅ>ω<*ฅ)


本子预售链接点这里





【澜巍】古风AU. 借宿

竟然被吞了,再转一次(ง •̀_•́)ง

紫色精灵77:





穷苦书生澜巧遇富贵公子巍,然后一见如故的故事~




我这么清水的文竟然也会被和谐,再发一次(ಥ_ಥ)






正文






天子脚下,京城最大的客栈“状元楼”。






 “小二,要一间客房,给我备些热水。”赵云澜从家乡的小城赶到京城时已是晌午时分,他这一路行来十分俭省,身上还剩余有些银两。方才走在大街上抬头看到金光闪闪的状元楼牌匾,心中也未能免俗的想讨个彩头——就算贵点也要在这里住下来。






“呦~客官不好意思,我们这十天前就已经客满了,今年正逢会试,各乡举人早早就来定了客房,” 店小二颇有些得意的看了赵云澜一眼,见他露出迷茫的神色,便继续神采飞扬的解释道:“我们客栈状元楼的名号可不是白叫的,已经有连续五届的状元是在我们店住过的……”






 赵云澜为人狂傲,自视才高,不等那店小二吹嘘完状元楼的辉煌历史就急忙打断他的话,煞有介事道:“这么说来你们得马上安排我住下,要不然这第六届的记录就保持不住了,实在是可惜!”






店小二没想到这书生看着艰苦朴素的样子,脸皮却是如此的厚,当即冷笑一声挥手送客,赵云澜也不强留,心里暗想着:不住就不住,老子住在哪儿哪里就是状元楼!








可赵云澜最终只能住在城郊的废弃寺庙里,因为他的钱袋被偷了,多亏赵母一直坚信“穷家富路”,在他的书箱底部也放了些碎银两以备不时之需,这才救了赵云澜,只是距离春闱还有五天时间,救急的的银钱只够买些干粮,住店却是不够了。






他经人指点去借宿城郊破庙,“听说那个地方闹鬼,年轻后生还是小心为好,不过火能驱鬼,我这里有火折子就送给你了……”赵云澜接过火折子放好,礼貌的谢后老人后向城郊赶去。






赵云澜大摇大摆的进了寺庙,心里一丝害怕的情绪也无,他自诩是文曲星下凡胸中有浩然正气,自是不怕这些怪力乱神之说。






慢慢走进细看却发现右侧厢房的窗内透出烛光来,难道有人?赵云澜心中暗想着推开了厢房的门——入目一副美人捧卷的画面。






在赵云澜看来那房中人虽是个男子却当的起美人二字,他身着宝蓝色的长衫长身玉立的坐在桌案前秉烛夜读,被自己开门的声音惊扰到了转头望过来:秀气的眉头轻蹙着,一双翦水秋瞳却文雅随和的投过来,说不尽的风姿卓绝,道不明的婉转深情……






“你……我……兄台,冒昧打扰,我无处可去,想在这寺中借宿,准备春闱。”赵云澜看美人竟看的有些痴了,一向口若悬河的他无故结巴起来,稳了稳心神,才堪堪开口道。






美人长得很合赵云澜的眼缘,性子又极为随和耐心,他将赵云澜让进屋内,自我介绍说姓沈单名一个巍字,也是此次前来参加会试的举子,因嫌城中客栈人多聒噪,故特意寻了一个僻静的地方落脚。






赵云澜看他身着锦衣华服,腰配美玉荷包,夜间看书燃烛火而不点油灯,便猜想对方家境殷实,不似自己这般捉襟见肘的境况。






“我叫赵云澜,来这寺庙中借宿只因被偷了银钱无处栖身,”他实话实说并不觉得窘迫,怕那书生记不住自己的名字神使鬼差般的用右手蘸了桌边茶水,借着未干的水痕一笔一划写下“赵云澜”三个大字,示意沈巍来看。






沈巍粲然一笑夸赞道:“兄台好名字,赵乃是国姓,云蒸霞蔚,波澜壮阔,沈某记下了。”






赵云澜见沈巍这样奉承自己,面上颇有些得意之色,余光瞥见那杯自己方才用来蘸着写字的水,乃是一杯清香四溢的佳茗,顿觉失礼。






“我……我帮你刷刷茶杯,刚才实在不好意思,我一时情急,毁了你一杯好茶……”赵云澜拱拱手十分诚恳的给对方道歉。






“无妨,我自己来就好,赵兄赶路至此,想必也有些乏了,昨日家中小厮正好多收拾出一间客房出来,被褥都是新换的,你若不嫌弃,不如就暂且住下。”






“不嫌弃不嫌弃!”赵云澜觉得这富贵公子真是人美心善,十分感激的看了沈巍一眼,沈巍见他欣然应允也暗自松了一口气,引他前去客房。






虽说是客房,但收拾的十分妥帖,四周陈设比那状元楼的上房布置的还要周全:枕头被褥俱是全新,地上铺了厚厚的地毯,窗台的架子上熏着香料,屏风后边摆着文竹兰花,桌案上陈列有文房四宝……






赵云澜深感惊讶,又不想在沈巍这个富贵公子面前露怯,显得自己没见过世面,于是故作淡定的问:“沈兄知道我今晚要来借宿?”






“不知,凑巧罢了。”






“那为什么对我这般好?”






“我与赵兄一见如故,相见恨晚……”沈巍嘴角含笑的解释道。说完就关上门退了出去。






沈巍刚走,便有小厮前来敲门,送上沐浴用的热水。“想的真他妈的周到!宾至如归……”饶是赵云澜是个满肚子圣贤书的文人,此情此景也忍不住爆粗口感叹道。






短短两三日光景,澜巍两人感情进展飞速,互相间的称呼已由最初的“赵兄、沈兄”变为“云澜、小巍”,每到饭点总有小厮买来可口饭菜二人共食,晚间在案前一起读书温习或挥毫泼墨共著锦绣文章……






“小巍,我从家乡一路赶到京师,与人文辩对策从未输过,这几日相处下来观你文思才气,犹在我之上,方知人外有人……”赵云澜自小才思敏捷,未及弱冠便是当地乡试第一名,此时却是发自肺腑的心悦诚服。






会试在即,沈巍恐挫其锐气,不敢接下赵云澜的称赞,又不知该怎样激励他,思来想去便转移话题道:“云澜你不必自谦,我幼时学过看相,观你面相便知,此次春闱你定能高中会元,他日圣上殿试,以你才学胸襟,毕可蟾宫折桂拔得头筹,日后前程似锦,不可限量!”






沈巍说的句句属实,他亲看过赵云澜的运簿自是知道后事如何。只是他算到赵云澜春闱之际恐有劫数,心下不安,忍不住出手化解。






赵云澜听了却是不信,他笑嘻嘻的看着一本正经给他看相的美人,随口道:“小巍,你真能替我吹嘘,竟然断定我可以连中三元,本朝立朝以来历经二百余年,也只有大儒齐衡一人做到,况且有你在,我得个榜眼、探花之类的也挺好,到时候一起跨马游街岂不快活?”






沈巍见赵云澜心态平顺,傲气仍在,便也收了心思,不再劝说。








当天夜里,沈巍见赵云澜洗漱完毕已经回房睡下,才去追逐方才二人读书之时从窗前一闪而过的金光。






没想到金光出处竟是上古神兽勾陈,两人也算老相识,勾陈现了原形鹿首龙身足踏金云,他见了沈巍微一颔首道:“春日正好,大人与昆仑山圣好雅兴,在下一时好奇,却不想触到大人所设之屏障,导致灵气外泄,叨扰之处多有得罪……”






沈巍听了他的解释反倒面上一红,自己私见轮回中的昆仑君,事情做的这样隐蔽,却还是被老朋友看个正着,颇有些不好意思道:“他即将参加春闱,我实在有些放心不下,让你见笑了……”








“小巍你做什么呢——”沈巍话未说完,便被赵云澜的喊声打断,人也脚下生风跑了过来,不解的看向沈巍。






沈巍想起自己身份,迅速入戏的躲向赵云澜身后,满面好奇的指着还未来得及隐去身形的勾陈,柔声对赵云澜解释道:“院子里有一个神兽,我出来看看。”






勾陈只能无奈地配合斩魂使大人的演出,慢慢地走了两步,金云在足下浮动,周身流光溢彩——确是神兽无疑。






“这是不是神兽勾陈?”赵云澜喃喃自语道。






“你见过他?云澜你是不是想起什么来了?”沈巍有些惊喜,难道勾陈复苏了他作为昆仑君的某些记忆?






“嗯,我在家中看过神兽勾陈的画像,只不过到底不如本尊生动些。”赵云澜实话实说的答道。






“原来并没有想起任何东西,孟婆汤怎么能白喝……”沈巍正在胡思乱想间,却发现赵云澜面对勾陈跪了下来,沈巍和勾陈俱是被吓的一愣。






“云澜你做什么?”沈巍急忙想扶他起身。






“小巍你怎么傻了?勾陈是上古神兽啊,百年难得一见其真身,咱们俩快拜拜他,好让勾陈大帝保佑咱们金榜题名!”赵云澜硬要拉着沈巍也跪下,沈巍拗不过他,只得跪在赵云澜身侧。








那勾陈去也去不得,留下又当真难受,还不能开口说话坏了规矩,十分痛苦的看了沈巍一眼,沈巍不动声色地点点头,示意他稍安勿躁。






既然逃不掉,又不能开口叫这两位大神起来。勾陈无法只能悄悄转动身子,避过了他们的跪拜,心中暗叹:“非我本意,多有得罪……”






“云澜,勾陈大帝心胸宽大,咱们不用行三拜九叩的大礼,一拜一叩即可。”沈巍不忍心看赵云澜那么虔诚的行礼,出言阻止道。






勾陈闻言十分配合的点了点头,示意沈巍说的有理,赵云澜也不纠结,干脆的行了一拜一叩的礼数后就利落的站起身来,沈巍紧跟着站起来并朝神兽勾陈的方向使了个眼色,那神兽终于如蒙大赦般的踩着金云飞走了。








却说会试放榜当日,赵云澜果真高中会元,他将身上的碎银子都给了前来讨赏的孩童,静下心来将那二百余位的放榜名单从头到尾又读了一遍,还是没有发现沈巍的名字,不应该啊,小巍难道会落榜……






赵云澜心里慌乱急忙跑回城郊的庙中,却不见沈巍人影,只有几个小厮在收拾行李,那为首的小厮见了赵云澜便朗声道:“恭喜赵公子本次会试一举夺魁!“他笑着递上一个信封,不待赵云澜发问便道,”我家主人这番落榜,已前去苏杭散心,请公子不必挂怀。”






赵云澜默默拆开信封,那熟悉的瘦金体便映入眼帘:云澜,此次会试我发挥不佳,名落孙山亦在情理之中。盼君日后扬名于金銮殿上,为官施恩于四海之中。离别最苦,不忍当面道别……然山高水长,他日终将再见。小巍亲笔








END




照例再废话一句: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看看我首页置顶的《控制欲》本宣(ฅ>ω<*ฅ)






本宣链接


http://luckly77.lofter.com/post/1d7aa09e_12a1824bd







【澜巍】瞒天过海(双A巍巍装O) PWP一发完

双A吼吼吼O(∩_∩)O~~

芝麻汤圆兔:

答应给 @紫色精灵77 的双A巍巍装O梗 


所以实际上是Alpha赵云澜XAlpha沈巍,但是巍巍把自己伪装成了一个Omega


赵云澜不知道沈巍的第二性别,但所有人都知道黑袍使是Alpha,所以为了保护自己岌岌可危的马甲,沈巍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办法。


正文在这里


8000多字的肉,搞完巍巍虽然很爽但是我感觉身体被掏空……好了我去补补肾,住大家观看愉快,谢谢惠顾!